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主页 > 社会新闻 >

一群被欠薪俱乐部“劫持”的中国职业球员-中新网

2020-05-22 02:10   来源:未知   作者:admin

  歌手隔壁老樊在单曲《失乐》里唱到,岁月匆匆,我们去经历时间的折磨。这句歌词,4月28日下午倏然出现在今天故事主人公的朋友圈。

  他不愿将自己的真实姓名公之于众,那么,我们姑且称呼他为小樊吧。甚至,他对现在的身份都显得有些讳莫如深,他只希望让读者知道,他已在保定容大效力了数个赛季,曾经陪着球队浮沉起落。现在,他已坚定了一个意念,长久陪伴过后,他或许应该告别这里。

  天下本没有不散的筵席,只是小樊的离开相当被动,甚至可以说是生活所迫。因为他说,保定英利易通已经很久没有给他发过工资了。

  英利易通,也是容大。

保定容大足球俱乐部官微名片截图

  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原是业余俱乐部,2014年球队成为中国足球业余联赛总决赛优胜球队,获得参加2015年中乙联赛资格,成为草根足球奇迹。随后,当地民营企业容大集团出资接手俱乐部,完成报名、转会等工作,成功跻身2015赛季中乙联赛。

  2019年1月2日,俱乐部发布声明称,容大集团已停止对俱乐部的赞助,不再对俱乐部事宜负责,所以,他们迫不得已,又将名称改回了英利易通。

资料图:2017赛季,保定容大(蓝)面对杭州绿城(白)取得中甲主场首胜。 于俊亮 摄

  “2019赛季,我们就拿到了3个月的基本工资,另外加5000块钱的生活费,还有一场比赛的赢球奖,这就是从2019年年初到现在,将近一年半的时间,我们所有的收入。”小樊和队友们的诉苦,也掺杂着几分无奈。

  过去的一年,对英利易通而言无比艰难。因为未执行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的调解书,球队在赛季后程被扣除6个联赛积分,由北区倒数第四的位置又下挫一位,一度跌入降级附加赛区域。突如其来的打击没有击溃小樊和队友们,“球队最终还是保级了,这一切都是我们这些球员咬着牙坚持。”

2019年9月20日,中国足协在官网公布了对保定容大俱乐部的处罚决定。 网页截图

  27岁的小樊,本来打算着今年就把相恋已久的女朋友娶回家。但他说,球队方面拖欠着工资,加上新冠肺炎疫情不合时宜的出现,令自己和女友不得不推迟婚约,两个家庭也陷入焦虑。“本来生活可以过得好一点,现在全部计划都被打破了。”小樊说。

  在小樊眼里,东家的态度甚至有些不可理喻??就是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话:“没钱,先同意签字后续再补发。”俱乐部要求小樊签字的内容,不仅有需要上交中国足协的上赛季工资确认表,还有一份声明文件??所有一线队球员,都要签署一份签感谢球队老板孟永强的声明。

  “我真的觉得莫名其妙。没有发给我们正常的薪水,还让我们签署什么莫名其妙的感谢信。”小樊透露,俱乐部对球员们类似的“劝诫”,已经说了很多遍,说辞各异,但结局却殊途同归,没有一次能正常履行。

与记者采访小樊几乎同一时间,容大俱乐部老板孟永强再度通过微博发声,其中提及了欠薪问题。 微博截图

  “现在俱乐部的领导完全不会回复任何消息,电话不接,微信不回。”言辞之间,藏着小樊的愤怒。“我现在每个月除了偿还房贷,还有日常开销以及信用卡,每个月除了家里贴补还要面临逾期的危险。”

  日前,记者通过微博联系到了球队老板孟永强。而在采访中他也坦言:“只发了三个月工资和一部分奖金。”并且,拖欠的900多万薪酬款项,“俱乐部目前肯定没有能力和资产解决。”

孟永强个人微博截图,其中提及了他对欠薪一事的论断。

  在数不尽的夜空下,小樊留下了他奋战在绿茵场上的身影,但那首送给自己的《失乐》,像极了他足球生涯当下的写照。热爱与事业,已经对小樊的生活造成了困扰??严重缩水的收入,将他渐渐推向了前所未有的困境。

  据记者了解,英利易通阵中,还有很多与小樊遭遇到相似处境的队友,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,“有的人收入还不到3万。”层层压力下,有人已经开始跳出足球之外,寻找谋生之法。更有甚者,已经打起去从事快递、外卖这些工作的心思。但这些球员,从小到大都在接受足球相关的训练,踢球,理应是他们“吃饭”的手艺。

  被问到到队中是否有球员生活拮据的问题,孟永强也有着自己的看法:“一些年轻队员,尤其是2019年新加盟的队员,本身工资标准低,又存在欠薪问题,应该更困难些。至于其它队员,有的可能欠到一百多万,但他们从俱乐部也挣到过不少钱,不知道算不算拮据。”

资料图:2017赛季,位于保定市东北一隅的容大主场,球迷十分热情。 于俊亮 摄

  “我们从小到大就只会踢球,所以还要选择继续踢下去,要找别的俱乐部去试训争取留下来,但是现在去哪个队试训都要自行承担,往返机票跟酒店还有吃饭的问题。”小樊说道。

  “本俱乐部不需要收费用,但是你去的俱乐部会让你交。本来生活已经很困难了,真的没有钱再出去试训了。”据他介绍,受限于外出试训的未知性和高昂成本,队中“出来的队员少之又少”。

  “我现在还好,因为之前一直在联赛上踢着,加上也有教练对我比较了解,知道这件事后,他们向我伸出橄榄枝。”小樊目前正在南方,参与到另一家中乙俱乐部的日常训练中,待到新赛季到来时,很可能会改换门庭,与过去几年容大生涯彻底说再见。但拖欠的一大笔工资如何解决,仍将未来很长时间里继续困扰小樊,而受英利易通方面的压力,他说,自己不便公开透露新东家的更多信息。

目前小樊受训俱乐部的训练场地。

  从某些角度来讲,小樊是“幸运”的,因为他走的这条路,不是所有人都能效仿的。“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好的机遇,因为现在解散的球队太多了,好几十人去竞争这个转会名额。”

  聊起队友,小樊忧心忡忡,国内职业联赛的球队一年只有5个引援名额。“我们都在同一支球队效力很多年了,陪球队一起成长,肯定舍不得。但是现在,我们不得不面临生活上的各种压力。”小樊说。

  按照联赛管理规定,各俱乐部必须在今年1月提交2019赛季全额支付教练员、运动员、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的确认表。对于许多小球会而言,这一关等同于一次生死存亡的考验。截止日到来后,被取消下赛季中甲、中乙联赛征战资格的球队多达9支。而即便保定英利易通涉险过关,却因为表单上的签名字迹雷同,遭到了很多球迷的质疑。

2019年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教练员、运动员、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。 中国足协公示文件截图

  “年终的时候,我们有两名年轻球员,因为没有签字被通知可以离队。”小樊对此没有直接表态,只是提到两名年轻晚辈的遭遇。

  三个月过去了,疫情阴云阻挡着赛季启程的脚步,许多问题也依然悬而未决着,比如,英利易通队到底能不能继续出战中乙联赛?对此,小樊的回答是:“现在球队到底有没有解散,足协还没有明确公布出来。”

日前,俱乐部状告中国足协的起诉被法院驳回,原因竟是搞错了地址……

  而孟永强的答复同样不甚明朗:“俱乐部前景,现在还在探索中。”对于球队眼下的工作,他提了三点:“一是保证梯队正常训练比赛;二是起诉中国足协不当管理给俱乐部造成的损失;三是寻求各界帮助,借贷或拉赞助,筹集资金,解决符合俱乐部要求的球员的欠薪问题。”

  至于如何界定“符合俱乐部要求的球员”,孟永强做了定义:不到足协仲裁申诉,不求助媒体的队员。“这部分球员,如果俱乐部筹不到资金,我个人会想办法解决。”孟永强补充道。

资料图:2019年足协杯第3轮,保定容大客场0:1不敌辽宁宏运。赛后,容大全队向现场唯一一名保定球迷致谢。 图片来源:Osports全体育图片社

  资本源源不断流入中国足球圈的时代里,中低级联赛的职业球员却为生计发愁,在很多局外人眼中,多少有些难以置信。但可以确定的是,这片难言肥沃的土壤上,小樊绝不是第一个受害者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其中的很多人,都在忍受着欠薪的痛苦。

  日前,国内媒体公布了一份英利易通球员的匿名自白信,里面有一段描述让人看了心里格外憋闷:讨薪这么多年,我们真的是什么办法都试过了,但最后的结果却是我们生活不下去了,当球迷们看着那些踢中超的高薪球员风风光光的时候,他们恐怕不会知道,在中乙联赛,有一群很惨的职业球员,他们在努力踢球,结果连养家糊口都做不到。

  回到开篇提及的那首《失乐》,其实歌词里还有一句话:不要你说,我丢掉了快乐。之于小樊来说,这段职业生涯恐怕暂时无法给他带来更多乐趣了。

  正所谓,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。收回本该属于自己的那份钱,恐怕还有一段不算平坦的路等着小樊去迈过。而许许多多“小樊”们的遭遇,不应该被遗弃在无人问津的角落。他们提醒着我们,中国足球金字塔顶端的光芒下尚存阴影,夹缝中求生的人,正静候光明来临。(作者 王思硕)


【编辑:王思硕】
上一篇:舌尖上的“松柏” 下一篇:没有了